看 戏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看 戏——台上演尽世间情,御下铅华真人生 我喜欢看戏吗?我自己都在怀疑自己答出来的答案的真实性。打小生长在农村,那时总有一些女孩子在编麦桔,于是便一边编一边放个收音机听戏,有时也会唱上几句。我们这边多唱的越剧,说实在的太过柔和的东西听久了总会让人生腻,但也不会让人太过讨厌,而我却也因听得多,就此学得了几句。但是好戏的男孩子却是小的,我也不会真去唱。倒是有个机会,当时戏团找人时看上了,先问家里可是独子,人说不是,可后来又说家里祖父疼爱有加,那边便不敢要人了。当然我也并不真想去唱戏,我想我只是喜欢看戏,年幼的我或许只是喜欢看戏台上斑斕的色彩。小时候农村里庙会多,便有唱戏的,台子一搭,黑鸦鸦地站满了人,我也便开始往里面挤,可听不得多时看不得多时,便喜欢往班房跑,想看
长篇连载——梅冷如雪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引子母亲说梅姨来了时,用头左探右顾,深怕别人听到这个消息以的,可她眼里的兴奋,已无法顾及我一脸的惊愕。虽然母亲并没有发现旁人,可她还是拉着我走向楼上走去,直到她确信不可能有人会听到我们母子说话了,母亲才松了口气,重重坐到沙发上,叹了口气,向我使了个眼神,意思是让我在她边上边坐下来。我先替母亲倒了杯水,然后在母亲身边坐了下来,毕竟“梅姨”这两个字给我的意外绝对不会亚于母亲的兴奋:“妈,你说梅姨她怎么了?”母亲捧着我倒给她的水,倦倦地靠在沙发上,懒洋洋的样子,我不知道母亲是什么时候养成这一付贵妇人的神态的,可她竟然那么自然,好象她从来就是一个贵妇人似的,所以平静下来的她说话的语调也让我觉得不自在:“你说怪不怪,我前几天还想到你梅姨呢,这昨天我出村口时就被人请到市
你的远走跟我有关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记忆的窗外之你的远走跟我有关我喜欢下雪,所以当母亲 说下雪了时,我穿衣服的速度比平时不知道快了多少倍。床前只有我的小棉靴,我一看就着急了:“母亲,我的雨鞋呢?”母亲一边在厨房忙着,一边应着我:“大冷天的穿雨鞋干嘛啊?”我急得在床上直跺脚:“我要去玩雪啊。”母亲知道我的脾气,想干的事是说不回的,便急忙忙地过来替我找鞋子,一边帮我穿一边说:“不能玩得太野了啊。”我一边应和着母亲,可心却已飞向雪地。 让我不越界是不可能的,因为村口的场地上已是笑声喧闹,雪球乱飞。而我的脚步只有在离场地不远处站住,因为我是个胆怯而懦弱的孩子。在我所受的教育中,这样的疯玩是不可以的,所以我的最大可能便是远远地看着他们,然后孤独地分享着他们的笑声,或许这已足够了似的。正当我一个人傻笑的时
平凡的感动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独自在一个城市工作,但何况到来的时间也不久,所以更觉无聊起来,空闲的时间便一个人看书或是上网。又是这样一个夜晚,让电脑放起一段音乐,一个人捧一本书却看不进一个字。大约是九点多的样子吧,门被敲开了,警卫送上来一袋棕子,我拿起来,发现竟然还是热的,初秋的夜已有些寒意,拿在手上的棕子便久久不愿放下。棕子是单位门口包饭团的阿姨送来的。每天起床后,洗漱完毕就跑到门口要一个饭团,要一盒酸奶,然后边吃边走进办公室。有一次去拿饭团的时候,遇上一个干时间的客人,而前面只有我一个人在等了,所以我便对阿姨说,先给他包吧。从此,只要有生意忙的时候,我便会在边上等上一会,有时还会帮阿姨收帐找钱。从此,那阿姨也会留下好的东西替我包进饭团。前些时间,阿姨问我喜欢不喜欢吃棕子,我说喜欢,阿
奶妈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想到今天是母亲节,所以打电话回家,可母亲的心情似乎并不好,问了半天,最后才对我说:“黄连,你去医院看个人吧!”“谁啊?”我的反应是敏感的,说实在的,这几年留在杭城,老家有人过来找我的人并不少,所以我是有点心生厌烦的,虽不敢说出口,可是做母亲的还是看出了儿子心里这一点小小的倪端。“是奶妈。”母亲说出奶妈这两字时,我听到了电话那边的伤感以及黯然。奶妈?我知道这奶妈并不是我的奶妈,听母亲说起过多次,当年她生下我时,因为奶水不足,找了个奶妈,没让我吃几回奶就不再管了,而我弟弟的奶妈却是顾着我弟弟却没顾得上自己的女儿。农村时遇到双抢是最忙的时候,奶妈家里地多,而她的休息时间便是我弟弟的喂奶时间,有时一天下来很晚了,奶妈什么都不做,先跑来我家,替我弟弟喂奶。于是母亲便说
车过富阳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车过富阳我想起了方老先生。原《富阳日报社》的方胜壮老先生,当然这已是一个过去时。可每次车过富阳时我都会想起方老先生,我的一个忘年交,然后心里默默地念着:方老先生,小老虎想你了,小老虎想你了……。初识方老先生那时我还是一个战士,在桐庐当兵。九七年的六月,我刚参加完全国武警院校统一招生考试回来,在营门口站哨。是一个傍晚,太阳正慢慢地落下,给人懒懒的感觉。方老先生是这个时候从我眼前走过的,看到了我,微笑着过来:“小伙子,我每天都从这里走过,大约有半个月了,怎么没有见到过你啊?”我笑笑说:“考试去了,在外面两个多月,昨天才回来。”方老先生在距我一米左右的地方站住了:“考什么啊?”“全国武警院校统一招生考试。”“考得怎么样啊?”“还不错,应当没有问题的。”“挺自信
西子的爱情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千年的西子 漫延着旧时的风花雪月在粼粼的波光里 流逝我青春的惊慌失措湖水印证着苍白的等待关于桃花般女子的明媚已然沉入湖底只有枯荷知道繁华的背影爱情早已风干搁置在南山路某一吧台上这是一个没有企盼的清晨这是一个只有焦灼的季节于是 我燃思念成灰撒向 湖面
起点与终点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单位附近有一条铁路通过,被房子遮住了,我看不到车子的影子,但是却可以听到它的长鸣,而就那一声声夜半可以把我惊醒的长鸣,让我生出一种异样的感情来。闭着眼睛,我仿佛可以看到火车那长长的身躯,摇曳生姿,在我面前匆匆而过,似一个永不回头的行者。那一种感觉好象与来就有一样。记得小时候,喜欢在铁路边看火车,然后就想着随它而去的兴奋,不自觉的笑出声来。甚至于有一次,我从祖父的眼皮子底下溜开,买了一张到最近站点的票,作了一次短途的旅行,来满足孩童天真渴望。而当我兴奋地回到家里时,家里已砸了锅。然后由于祖父溺爱,并无太多的苛责,可我却在母亲焦酌的眼神里知道自己闯了多大的祸,在没有我的日子里他们的慌乱与不安。可是那种想随车远去的愿望却愈显强烈。离家是要有理由的,直到大表哥考上大
生 别 离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人生的聚聚合合何其之多,我回家不多,那么每一次回家后的离开便是一次不小的分别。我会记得父亲总是会默默地陪我走到村口,然后就是那里固定了一个姿态,在我的回首间一变的姿态,牵扯着我的心。前段时间休假,我送爸爸妈妈到大连后,只留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与久在大连的二伯父说晚上的火车离开大连时,二伯父闷着头只问了一句:你不陪我去海边游泳了啊?二伯父是将我当儿子的,并且提出让我喊他父亲,而我也正是这样喊的,就一份感情是最让三个姐姐动容的。所以晚上我离开时,伯父没有说话只是坐在那里。我只有走上去说:“父亲,我走了。”“你走吧!”淡淡的一句话,老人便背过了身。我突然之间有点想哭,我知道老人少年离家,多年的漂泊中也经历过许多的离离合合,本不会有太强烈的离情别绪了的,可今天的感伤是
三更有梦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那是一个秋雨绵绵的日子,因为下雨显得有点阴冷,街上少了行人,还带一点凄清的味道。图书馆的古籍部是一幢小楼,楼前是一片湘妃竹,边上还种了几株芭蕉,就是这样显出一点古典的韵味来了。而我,就在这样一个午后,错走进这幢楼的。一进门就被一种特殊的味道包围了,中间和着淡淡的墨香,一位白发的老者正在伏案写着什么,对于我的到来他并没发现。倒是我转身离开时他发现了我:“请问你找谁?”老者一张慈祥的笑脸,还有那桌案上那徽墨翕砚,与他手中的湖笔让我想起了我爷爷:“我闻到墨香进来的。”“没闻到书香吗?”“书也因墨而香啊。”老者站了起来招呼我:“你坐一会吧!”他又转身去倒水,一杯酽酽的雪水云绿。那一个中午我在书堆里坐了好长时间,而等我后来再去时,老者已不在了。对于好书的我来说,那一个

amlpdjsh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最近来访( 0 )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