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前 世 今 生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 有一种缘,经过了千年的等待,就是为了一刻的相遇。

〈前世 ── 相约千年〉

我是十六岁那年结的婚,事情就发生在我结婚后的第二年。

那是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我正在书房看书时,闯进来一伙杀气腾腾的人,想拉我走,我不想走就挣扎,可是他们的力气好大,就如抓小鸡一样就把我抓走了,离开书房时我回头,书房里的书都成了碎纸满天飞舞。

到了院子里,我的父母与我年轻美丽的妻子呼叫着出来拉我,被那些如狼似虎的强盗拦在那里,在我出院门时我听到了他们的尖叫声,我再回头时,我最爱的人都倒在了血泊中。

我哭,我喊,可是无济于事。在村口,我又一次回头,发现我的家里已是火光冲天……

当我穿上笨重的盔甲,拿起沉沉的长矛冲向战场时,我觉得自己好麻木。面对我的“敌人”,我只有闭上了双眼,紧握手中的武器向前冲去,突然有了一种阻力,我睁眼一看:天哪!我刺中了对面那人的小腹。我骇得动都不会动了,只是感觉双腿在发软。

突然,旁边又有一声刺耳的尖叫就在我耳边,在杀声震天的杂乱中穿越而出,我转头,一缕血溅到了我的脸上,一股腥味中,我晕了过去……

等我醒来时感到身上沉沉的,耳边静静的。我睁开双眼,发现自己睡在死人堆里,而战争早已结束。此时已是晚上,月亮正圆,却在泛着阴冷的光,照在这一片狼籍的战场上,映出了所有的荒芜与凄凉。而我就在这天地之间瑟瑟发抖。

饥饿、恐惧、无助……

我还是迈腿向前走去。

也不知走了多长时间,我终于看不到满地的尸体了,又走了一会,我又看到了几分绿色,可是我觉得自己又累又渴又饿,伸出舌头添添自己的双唇,感觉到的是干裂后的血,这血让我想起了,我的家人,想起了刚刚离开的那血腥的战场,我又一次倒在了地上。

等我再一次醒来时,我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身上的衣服也都已脱尽,感觉自己身上也已被洗得干干净净,离家后第一次有这种舒服的味道。

旁边有一个与我一般大的壮实少年守着,看到我睁开双眼,大喊:“爷爷,他醒了!”这时从外面走出一个老人,已是须发皆白,长得慈眉善目的,走到我的身边摸了摸我的额头连说:“好多了,好多了。”又慈祥地问我感觉怎么样。

我点了点头,眼泪却是夺眶而出……

后来我就在这里留了下来。这是祖孙俩,是为逃战乱躲到这深山老林来的,我是那少年在外出时救回的。那少年与我同年,比我小几个月,叫言。以后他就喊我哥,我与他一起叫老人爷爷。种地、打猎、采药,基本上很少出去,过着平静的日子。因为我的到来,唯一多了的事就是言开始读书认字,是我当的老师。言很聪明,也很好学。

偶尔拿我们的猎物外出换东西时,爷爷便会带上我,让我再带一些书回来。言和爷爷是从不让我干体力活的,他们说我是秀才,是读书人干不了重活,可是我还在学着干,我觉得以后我应当是一个农民或是一个猎户。

爷爷不让我对言说外面的世界,我知道言从小就在深山长大没接触过外人,而爷爷还不知道以后将是怎么样。

可是爷爷想不到的是,从言识字看书的那一刻起,他已经在认识外面的世界了。言想知道外面的世界,总是带我满山地走,我们常一个潭里游泳,游泳结束后,我们就光着身子躺在旁边的一块大青石上晒太阳,那时,我就会告诉言好多外面的故事。

可是不幸的一天终于来了,二年后爷爷得病去世。去世前爷爷拉着我的手说:“不管外面如何,你们不可能一辈子都在这里,我走以后,你要带着言离开这里,你要照顾他。”

然而爷爷死后言还是不想离开。那一天,我们还是躺在大青石上晒太阳,言突然拉住我的手,侧过身看着我,眼睛是那样的清澈而显透明:“哥,我们不要离开这里好不好?你不走我陪着你,我不走你陪着我。”

我问为什么。言说他怕得很。然后就扒在我胸口哭了,就象一个三岁的小孩子一样。

一种爱怜从我心底油然升起,我亲吻着他的头发,伸出手抚摸着他的背脊,却也是莫名地流下了眼泪……

我们终于决定走了,尽管言是那样地不想走,可是他是听我的。

走的那天,言收拾好了屋子里的一切,仿佛只是出门,还要回来一样。

离开时,我也是一步三回头,说实在的我也有点舍不得这个世外桃源。

“哥,你再回去看一下,我们是否还有什么东西要带的。”这是言第一次叫我跑腿,我根本没想什么就往回走了。

可是等我回来时,言已经不见了,只有一张纸留在山路的中间:

“哥:我一个人走了,我想自己去看看那个世界,明年的今天我们再回家来,哥,你可千万别忘了。”

我大喊:“言……”只有大山给我沉闷的回音,我跪在地上哭了好久,才一个人走上了未知的长路。

都市的繁华是我的旧识,而自立则是困难的,我只有卖文为生。所幸的是,我的字画得到了一个人的赏识,然后我就在那家做了一个先生,教那家的一个小孩,半年后又与那家的女儿结了婚。

一切都是在不自控的情况下进行的,我常常想起我的父母,我以前的妻子,还有言。

我常在噩梦中醒来,总是看到血,看到一张张模糊的脸,有时是我的父母,有时是我的前妻,有时是言。

现在的妻子也是美丽而又贤淑的,她以为我想家,总是安慰我。

我总是无端地想起言,他究竟怎么样了呢?这个心事也在我心头挥之不去。我没有办法,只有等着约期的到来,再好去找言。

快到时间时,我告诉我的妻子我要去找言,或许会叫他与我们一起生活时,妻要与我同去,我没有同意,妻有点不放心地看着我,然后在我耳边轻轻地说:“我有孩子了。”

所以当我离家时我是开心的,我想着自己即将出生的孩子。

经过十几天的颠簸与跋涉,我终于到了那一个远在深山的家,远远地,我就看到了言,他正一个人静坐在门前看书。我大喊:“言……我回来了!”

言兴奋得象个孩子,跑上来搂着我又是哭又是笑。最后看着风尘仆仆的我就拉我去那个潭里洗澡,然后就又躺在大青石上晒太阳,我们什么话也没说。

到了晚上,我们并肩躺在床上。我说起了我的经历,而言只是听着。后来我问言怎么过来的,言说那天他根本就没走,整整一年,他在等我回来。然后我就听到了他轻轻地抽泣声,我情不自禁地把他搂在了怀里,言温顺得象一个女孩子。我决定留下来陪言住一段时间了。

我们又回到了与爷爷在一起那时的日子,笑声也特别的多。

那一天我们一起跪在爷爷坟前,言问我:“哥,爷爷是不是叫你照顾我?”

我说:“是的。”

他又问我:“那你能不能留下来?”

我说:“你可不可以跟我走?爷爷不是说要你去外面的世界吗?”

言低下了头:“哥,我不想离开这里,也不想离开你,我们一起在这里不是很好吗?”

我把言捧起言的脸,言垂下了他的眼睑,大大的双眼成了两个美丽的弧线,正视着他:“言,我不能留在这里,因为我已经有孩子了,你也应当有个家,你懂吗?”

言没有说话。

我走时再三叫言与我一起走,可是言还是决定留下来。

送我的时候,言一直站在门口,只是流着眼泪问我:“哥,你还会再来看我吗?”

我强忍住泪水点了点头,掉头就走,言大喊一声:“哥——”

我还是没有回头义务反顾地往山下走去……

回家后妻子问我言怎么样,我只是说他长大了,却不愿意接触外面的世界。妻子说他须要一个人去陪他。我说我不能留在那里陪他啊。妻娇嗔着:“谁叫你去陪他了,我是说他须要有一个完整的家了。”

接下来,我与妻费力与他物色了一个女孩子,然后由我带那个女孩子去言那里,向他暗授了闺房之事,并在爷爷坟前与他们主持了婚礼,第二天我就走了。这一次言什么话也没说只是痴痴地送我走得好远,又目送我消失在他的视线为止。

这次回去后,妻已为我生下了一个小男孩,我开始享我的天伦之乐。可是我还是常常想起言,妻也知道,有时也会与我一起谈论言,想象他过得怎么样了。就这样过了三年,妻对我说:“你去看看言吧!”

就这样,我又一次走向那深山,沿着那熟悉的山路,我看到了新修的茅屋,言不在家,我推门而入,那屋里还是没有一丝女人的痕迹。我没想什么,只是默默地为他做好了晚饭,然后等他回来。

言很晚才回来,看到黑暗中的我,言呆呆地站在了门口,半天才大喊一声哥,然后就把我紧紧拥抱:“哥,我还以为你永远不会再来了呢。”说着又孩子似地哭了起来。

那天晚上我们一起聊到很晚。原来,那天我走后,言就把那女孩子子也随后送下了山,他说那天他没对女孩子怎么样,因为他不喜欢那个女孩子,他想与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

然后他说:“哥,我想与你在一起,可是我是一个男孩,我希望自己来世是个女孩子,那样我就陪你一生一世好不好?”

我苦笑着说:“言,我也喜欢你,可是要这样的缘是要千年才可求得的啊!”

言笑了:“哥,那我在这里等你千年,千年后有一个女孩子会在这里等你,那就是我,那时就算你只是看我一眼也要过来。”

我说:“只要这世界有你,我会生生世世找你,只要找到了你让我立刻死去我也愿意。”

“不要,”言用手掩住了我的嘴;“哥,我多想我们就这样一直一直,那该多好啊!就算有那么一天见到了你之后也是我死好了。”

说着我们又相拥而泣……

第二天,我醒来时,言已经不见了,只有一页薄薄的纸放在床头:“哥,你走吧,今生我不会再来吵挠你的生活了,当你看到这页纸的时候,我已经在潭底了……”

我赶紧起床,高呼着言向那我们常去嘻戏的潭边狂奔而去,那一潭水很静,可是给我的只有深山的空旷。

〈今生 ── 一刻的相遇〉

我从小就沉迷于大山,感觉中大山深处有我什么东西遗忘在那里一样,从我懂事开始,我就开始向往大山。

特别是等我工作以后,我所有的钱都用在了寻找大山上。整整五年了,从我二十三岁大学毕业到现在,三山五岳我都去过了。

走进那一片山可能只是意外,我从黄山出来时经过歙县时才知道那就是所谓的徽州,那里埋了一种深沉的文化在群山之中。

我看了完了那里的牌坊群之后,听说那里的山里面有一潭水,但是必须徒步进入。八百里秦岭都过来了,现代城里人所谓的深山对我只能说是一个小小的山丘而已,更何况这里的问题只是交通问题,真正的大山是没有的。

所以我决定进去看看那一潭水,进山的路我是问进去的。

而让我意想不到的是,路越往山里走,我越是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那一种感觉里有一处归乡的感动在心中漫延,那一路的一草一木里有我那一年那一月留下的足迹?我只是在心里问自己。

后来我就不再问路,只是依自己的感觉在走,不管我走得对与错,仿佛我在乎的本不是山,而是那一种极其模糊的感觉。

我不自己走了多久,只知道整整一天了,山里的住户越来越少,那一种我曾经到过的感觉越来越清晰,我在走进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呢?我这样问自己,尽管越感自己脚踏的土地熟悉,可是我不还是无法回答自己的问题。

好长一段路没有房子了,而太阳已失去了炫目的金色,成了一个血似的圆盘正见着它落下。

荒山野岭!我有点害怕了。

我的脚却还在不自觉地在向前走着,有点机械,有点执着。我在坚信什么呢?

正当我疑惑时,我看到了一幢旧房子,那是典型的徽派建筑,我加快脚步,有如归乡的游子见到了家。

这房子里没有电灯,门口挂了一盏红色的宫灯,灯下坐着一个女孩子,才十八九岁的样子,远远地我看不清她的脸,当时她正看着远方,当她发现我时走了上来:“我就觉得今天应当会有人来这里的。”甜甜的声音,浅浅的笑脸。走近了一看我不由一呆:“我好象认识你哦!”那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却意想不到是同时说出来的。我们都笑了,那样自然。可是我就是想不起在哪里见过她,这让我想起了林妹妹与贾宝玉第一次见面时的情形。

进屋后女孩点上一盏灯,默默无闻地帮我卸下肩上的登山包:“你坐一下,我去拿吃的来。”我坐下后,先从包里拿出矿泉水喝了几口后,打量着这房子,想着这女孩在哪里见过。

一会女孩笑着从里面出来,拿出来的是西式糕点,与一碗绿豆汤,那都是我常吃的东西。可是这种地方怎么会有这种西式糕点呢?心里这样想的,口里也问了出来。女孩笑了:“那是我放假时,带回来的?”

“哦!你在哪里读书?”

“我叫盼,在西安交大上学,才回家没几天。”

“巧了,我也在那个城里上过学,只是毕业三年了,我叫宇。”我打量她时,才发现盼穿的是T恤牛仔,是城里女孩的打扮,完全不同于山里女孩。

“那我们曾在西安擦肩而过了,”盼静静地看着我:“你吃吧,看你走了好多路的样子,一定饿了,吃完了可以去后面潭里洗个澡,你可以带上灯去的。”

我说了一声:“谢谢!”就在盼的注视下狼吞虎咽地吃完了东西,从包里拿出了换洗的衣服,盼拿了灯已准备与我引路,而我却鬼差神使般地接过灯,好象不用她引路我就认识那个潭似的。

而事实上,我真的是走在盼的前面凭感觉找到了那潭,到了那里盼没有走的意思,只是背对着潭在一块大石头上坐下:“你可以在这里游泳,假如你会的话。”

我说了一声:“好的。”

就脱了衣服纵身跳进了水里:“你可以转过身来了。”

盼转过身,看我在水里游泳,就拿起我扔在一边的脏衣服洗了起来。我说:“不要,等一会我自己来。”

她笑了:“没事的,反正我在这里没事。”

我就没再阻止:“你家人呢?”

“爸爸妈妈都出去了,今天不回来。”

“那你一个人不怕吗?”

“这里很少有人来,就算有人来我也不怕,我学过一点武艺。”

“你怎么觉得认识我呢?”

“那你怎么觉得认识我呢?”

“我想不起来了,可能与今天我会走到这里来一样,是一种感觉。”

“我也一样,就如今天我感觉今天会有人来一样,果然见到了你。”

……

我们就这样一搭接一搭地说话,她洗完衣服后又背身坐在了大石头上,我也从水里上来,刚擦干身子想穿衣服时,可能是白天走的路多了,脚下一软,我“啊哟”一声又掉进了水里。然后我就又听到“咚”的一声,盼也跃进了水里,并抓住我的手,把我拉到了岸边,然后与我一起湿漉漉地上了岸,然后她头也不回地向回跑了,只留光着身子在那里站着……

等我回到她家里时,盼已换好了衣服坐里面看着我的包发呆。见到我回来不好意思地问:“你没事吧。”

我说:“没事,只是不好意思。”

盼脸颊绯红,笑着说:“你挺累的坐下喝口水再说吧。”

说完从里面沏了一壶茶出来,与我一人一个杯子,倒上水,面对面坐了下来:“我真的感觉我们认识很久了一样。”

我从包里掏出一根烟点上:“我也说不出为什么,好多年了,我一直有一种对大山的向望,好象大山深处有什么东西我留在那里一样,可是今天我感觉我找到了。”

盼征征地看着我:“你相信人有前生吗?”

我看到盼的眼里有泪:“你说我们是不是在前生见过?”

盼的泪流了下来:“我不知道,我好象等到了我等了多年的东西在今天等到了。”

我从包里取出一张面巾纸交给盼:“为什么,好象我也想流泪了。”正说着泪水却也是流了下来。

盼接过纸没擦自己的泪,而是站起来擦我的泪,我禁不自禁地把她搂在了怀里:“盼,我们真的在前生就有故事吗?”

盼从我怀里抬起头,离开,又回去坐了下来:“我不知道,我感觉自己在梦中。”

我也在盼的对面坐下,看着她,忽然发现她的手有一个红点,让我想起了什么,只是痴痴地看着。

盼看出了我的心事:“这是这个世界唯一的守宫砂,小时候我曾祖母为我点上的。”

我大骇:“为什么?都已经什么年代了?”

盼笑笑:“没什么其实我还是挺喜欢的,真的好看得很。”

我摇了摇头表示不解。

盼继续说:“生我那天,我曾祖母在那潭边洗衣服,忽然看到水中飞出一条小龙,就看得远远地进了我家,曾祖母立马兴匆匆地赶回家,以为会生下一个小太子,我还真在那一刻出世的,可是个女的。”

我相信这是真的,可我还是说了一句:“有点象神话。”

“就因为这样我曾祖母一定要给我留下一个小红点。”

看着那个小红点,我情不自禁地伸手摸着那小红点,也觉得可爱起来了。

盼看着我幽幽地说:“我现在才明白,一切都是上天安排了的,我觉得这也是我为一个人留下的。”

为谁呢?我心里想着。

盼又说:“一个我等了二十一年的人。”

我看着盼,盼也看着我,我们对视着……

最后,盼站起来拉起我的手就走,我就跟着他,我们走向了那潭边,看着那潭,盼慢慢地脱下了衣服,也脱下了我的衣服,然后拉我跳入了水中,在水中,我们各自游泳。然后我们又一起上水,肩并肩躺在那潭边的大青石上,看着天上的月亮,月光如水一样倾泄下来,洒在我们身上。

过了一会我们身上的水干了,盼伸过手来拉住我的手,我侧过身借着月光看着盼,盼也一样地看着我,仿佛我们都是透明的。

我第一次看到女孩子的身体,身上火热,情不由衷地吻了盼,盼没有拒绝,我发现她的身上也是火烫的,就这样,两团火合在了一起……

第二天早上,我看到盼手臂上的小红点不见了。

我走时盼问我何时回来,我说一个月后一定来。

一个月后,我如期赶到这里时,这里只有一个中年妇人,说是盼的母亲。

我说我找盼,妇人带我来到潭边,平静地对我说:“半个月前,盼在这里洗衣服时掉进水里,会游泳的她那天却沉入了水底,我们连她的身体都没找到……”

盼的母亲说着就流下了眼泪,我大喊:“盼——盼……”那一潭水还是很静,可是给我的只有深山的空旷。

                             ———End

 

 

 

 

 

 

 

 

 

 

 

 

<< 那年冬天冷得紧 / 高 墙 深 深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amlpdjsh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