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三更有梦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那是一个秋雨绵绵的日子,因为下雨显得有点阴冷,街上少了行人,还带一点凄清的味道。

图书馆的古籍部是一幢小楼,楼前是一片湘妃竹,边上还种了几株芭蕉,就是这样显出一点古典的韵味来了。

而我,就在这样一个午后,错走进这幢楼的。

一进门就被一种特殊的味道包围了,中间和着淡淡的墨香,一位白发的老者正在伏案写着什么,对于我的到来他并没发现。倒是我转身离开时他发现了我:“请问你找谁?”

老者一张慈祥的笑脸,还有那桌案上那徽墨翕砚,与他手中的湖笔让我想起了我爷爷:“我闻到墨香进来的。”

“没闻到书香吗?”

“书也因墨而香啊。”

老者站了起来招呼我:“你坐一会吧!”

他又转身去倒水,一杯酽酽的雪水云绿。

那一个中午我在书堆里坐了好长时间,而等我后来再去时,老者已不在了。对于好书的我来说,那一个中午就如聊斋一样的美丽。

我好书,自然也会去买书,可是书买回来了,却不尽看,好书有时会看上好几遍,而有些书则是会产生一种想拥有的感觉,买回来了,顺手一丢了,只是在偶尔想起时翻上一会。

这几年书不少了,前一回搬东西时,整了好几箱子。于是搬的人问我是什么,我却不敢说。

不敢说倒不是怕别人抢了去,现在看书的人也不多,更何况我那些闲书更是没人看得。而是表姐曾经对我说:不是你要拥有多少书,而是看你看过多少书。

所以这些书可能并不算得上一种骄傲,不说也罢。

记得余光中老先生在文中提到书斋与书灾的说法,书多了自然成灾。前几天光是移动了一下床,就能从中丢出一堆书来,这不真闹灾了吗?

书丢在床上是最自然的事,我喜欢在睡觉前翻几页,那种感觉特别好,而看过后丢在床上就忘了放回。

在床上最大的可能就是枕边,有时就索性在枕头下面,真应了“三更有梦书作枕”了。

那么有书作枕的梦会是怎么样的呢?书中的故事会跑进梦里来吗?

这好象没有。倒是我看书做梦才是真的。

那是看小说,看得投入了,我就会将自己当成当中一个人物,并不一定是主人公,不自觉中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人物,把自己的感怀溶入其中,只是千万别选了一个坏蛋,那我也只得当一会恶棍了。

总是想,儒衫纶巾的书生,在墨香犹存的书房里,那书自然是线装的古书,假如是我或许还会点上檀香,一杯绿茶。那样的场景怕只会在小说或影视里才有吧。

无可厚非,我对于线装的古书有一种特别的感觉。记得当年爷爷在世时看的就有那样的书,可惜那些本是弥足可贵的书在搬了几次家之后我已无法找到。

那样我才会想到去古藏书楼看看。离我最近的是文澜阁,可是现在阁内无书,就算有书怕也非我辈可以翻阅,就算可以,我怕自己也看不懂那些历史的文字了。

我想起来天一阁。

宁波是近几年发展较快的一个城市,所以繁华的气息是难以避去的。直至走到天一阁近了,我才发现原来这里还有如此静謐之处。

我是余姚人,属于宁波,本来应当是极近的,可是我前些年才去的天一阁。

当然去了也看不到书。据说进阁看书极是不易,难得有几个进阁看书的人中,听说就有两个余姚人,王阳明与现代的余秋雨。而我只有在门口闻书的味道,或许这也是幸运的了。毕竟我是一名游客的身份站在这门口,因为在天一阁我不得不想到钱绣芸。

一个为书嫁到范家的少女,但终因无法进阁看书郁郁而终。

那是清朝嘉庆年间的事了,而现在进阁的人都会想到她,说到她。

我想那应当是一个美丽的女子。一个将自己的一生交付与书的女子,在天一阁前无助的眼神,那么她的梦里是否也一次次地做着书的梦呢?假如真这样,她尚有一丝幸福的痕迹可寻。

现在我有点想去岳麓书院,我想那也是一个该去一下的地方,或许并不是为了书。

我看书挺杂的,常常会在一段时间对某一方面的文字或是某一作家感兴趣。

就如看三毛的书,起初并不在意。可那一天下午,好象是个阴天,有人告诉我三毛自杀了,当时的震惊无法用言语表述,一个愿意从容而死的作家,她的文字会是怎么样的呢?于是我看完了她所有的文字。

特别想买一套张爱玲的全集,有一次在书店看到了,可是一看价格不菲,于是咬了咬牙放下了,可是没过多久,好象也是个阴天,知道张客死异国,当时什么都没想便直奔书店,可才几天时间书价上涨了,我却是二话没说买下了那套全集。

这样的事遇上好多回了。

看从维熙的小说,是因为《祼雪》。如诗一般的文字,一个童年的梦遥远而又清晰。就这样买下了他的全集。

余光中是我痴迷了许久的。多年来他一直都在我身边,他的乡愁,他对中国文化的深深认识,我无法拒绝。

……

在学校时与一个东北的同学关系极好。我与他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人,他好动,喜欢打球,好喜静,闲时多看书。

他拉我去看他打球,我不干。我让他看书,他也不干。

有一回,他决定看书了,我给了他一本书,说:“上中下三册,你先看一下第一册,假如不想看接下去两册了,那我以后就再也不叫你看书了。”

他看了,也迷上了书。可是现在他又不看了,说是没人陪他看书。

有时想来看书还真要一点氛围,我也算是好运的吧!

祖父是留下一堆线装古书的文人。

父亲也曾是个书痴,曾听父亲一个同事说起过父亲的浪漫,说那里父母在一个单位工作,总是父亲读书与母亲听,大概我在母亲肚子里时就听过一些书,所以得了一点遗传。

我曾有一度特别地爱好古诗词,并养成了每日一诗的习惯。后来有一次父亲带我去看他的一个朋友,那人真是我们那里地方志的编者之一,当时教导我,说起王国维成才的三种境界,而我年少所盛,一口气报着了那三句词,并道出了作者与出处,也说出了其中的意义,直到现在父亲的那位朋友,还会与父亲说起我少年时的样子。

可惜的是我看的都是闲书,可惜的是现在看书的时间越来越少了,可惜的是我看的书又内容过于狭隘。有时真希望自己如秀才一般看得了书,也能把书装进自己的脑海。

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

文字延续着一种文明,文明在书中延续。

我或许只是一个附庸风雅的人,可书还是在我身边。

又是夜深了,该是做梦的时候了,睡梦中的人们有书吗?

二○○三年十月二十六日于杭州

                                         

 

 

 

 

 

 

 

 

 

 

 

 

<< 生 别 离 / 祖父香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amlpdjsh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