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生 别 离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人生的聚聚合合何其之多,我回家不多,那么每一次回家后的离开便是一次不小的分别。我会记得父亲总是会默默地陪我走到村口,然后就是那里固定了一个姿态,在我的回首间一变的姿态,牵扯着我的心。

前段时间休假,我送爸爸妈妈到大连后,只留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与久在大连的二伯父说晚上的火车离开大连时,二伯父闷着头只问了一句:你不陪我去海边游泳了啊?

二伯父是将我当儿子的,并且提出让我喊他父亲,而我也正是这样喊的,就一份感情是最让三个姐姐动容的。

所以晚上我离开时,伯父没有说话只是坐在那里。我只有走上去说:“父亲,我走了。”

“你走吧!”淡淡的一句话,老人便背过了身。

我突然之间有点想哭,我知道老人少年离家,多年的漂泊中也经历过许多的离离合合,本不会有太强烈的离情别绪了的,可今天的感伤是最强的表现了。姐是这样对我说的。

记得在一篇文章中写到过在东北时与同学峰分别时:一个一米八几的东北大汉,在冰天雪地的站台上拉着我的手问这辈子是否还可以见得到我。当然这与他当时的身体有关,可后来再看到他追着火车的情形时,我再也不想否认自己不争气的眼睛在冒汗了。

今年离开辽源时,因为送行的人多,他便随意地与大家开着玩笑,可就在第二天,我从长白山上下来,在延边准备上火车时峰却打来电话了:“昨天本想跟你上火车的,可是单位里有任务。”

我说:“你别傻了,这有什么呢?不是有人陪着我吗?”

“那不一样。我还是这句话,能遇上你一回是一回,能让你多住天是一天。”

“你这话是不是不想再让我来找你了啊?”

“不是啊,我是知道你不会无辜地总来东北,我便想着相聚的不易了。”

“干嘛?你又想招我啊?”我听出了峰电话哪头的哽咽。

“我昨天晚上喝醉了,是索(他女朋友)陪我的,她说什么时候陪我来看你,你说哪有说走就走得了的啊?”

话似乎越说越伤感了,我咬了咬牙:“这话现在不要说了,我的手机是漫游的,我回家给你打电话吧!”

峰却不肯挂电话:“你还在吉林,我感觉这样与你说话挺近的,等你回去就不会这样了,你再陪我说一会好吗?”

我……眼眶湿了。

其实这前面刚送走了一位朋友。

而我还没有离开站台,那位朋友上车后拼命地挥手,让我走开,为什么啊?让我送送你啊?

送别的感觉不好,列车上的他也一样的会伤感,这个我太明白了。

就如那天在长春时,与一个朋友只是短短三个小时的会面,可她送我上火车时的那份伤感,却让我也不由地难以自主起来。

这一切都不是生离死别,可或许这一场场离别可就是就此别过了。

我无数次从家里离开,三叔从没送过我,可那一年他却送我了,还生出些许的感叹来,我都觉得怪怪的。

可谁曾想他会英年早逝,那一场离别竟会是生离与死别,只是故事没有预言。

就如屋前的奶奶每一次我回家时都会与我聊上一会话,总说着聊一会就是一会了,我宽慰着她心里也有着莫名的悲伤。

那么这种悲伤很快就现实了。屋前奶奶去世的第二天正好是我也休假回家,在灵前磕头时我不知道这是不是送别,更不知上一会聊天是就已是话别了呢?

《红楼梦》中话贾宝玉喜欢聚不喜散,而林黛玉却是喜欢散不喜聚。其实聚散皆在匆匆之间,喜与悲也无由于谁,只是那颗敏感的心,竟只由不得在伤感了。

刚写着这样的文字,有两个网友却又发着短信说他们再不上网了,也似在催足着我这别离的思绪,唉!不写也罢。

————火车就要开了,你就要走了,离别就要来了,话怎么说了。眼看天气秋了,叶子在哭了,转身是背影了,你就进了往事了。我知道这以后,以后的以后,可能再见不到你了,只是那时候极不愿意承认这念头。于是你转身后,转身了以后,还能那么鲜活地,在我的眼眶中,微微颤抖,微微颤抖————《背影》(黄磊)

<< 起点与终点 / 三更有梦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amlpdjsh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