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奶妈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想到今天是母亲节,所以打电话回家,可母亲的心情似乎并不好,问了半天,最后才对我说:“黄连,你去医院看个人吧!”

“谁啊?”我的反应是敏感的,说实在的,这几年留在杭城,老家有人过来找我的人并不少,所以我是有点心生厌烦的,虽不敢说出口,可是做母亲的还是看出了儿子心里这一点小小的倪端。

“是奶妈。”母亲说出奶妈这两字时,我听到了电话那边的伤感以及黯然。

奶妈?我知道这奶妈并不是我的奶妈,听母亲说起过多次,当年她生下我时,因为奶水不足,找了个奶妈,没让我吃几回奶就不再管了,而我弟弟的奶妈却是顾着我弟弟却没顾得上自己的女儿。

农村时遇到双抢是最忙的时候,奶妈家里地多,而她的休息时间便是我弟弟的喂奶时间,有时一天下来很晚了,奶妈什么都不做,先跑来我家,替我弟弟喂奶。

于是母亲便说:对我儿子好,不等于对我好吗?

母亲这话说着平淡却是让人感动的。

所以当我听到是奶妈时,竟然无话了,只有眼角有一丝的湿润。

而母亲还在说:你知道的,奶妈她婆婆现在卧病在床,是癌症晚期了,现在你们的奶妈也是癌症晚期啊。她自己还不知道呢,她现在只想着不能让家里的一对老人知道。农村里的妇女就是可怜啊,什么都想着家人,其实她早该上医院检查了,早就在说一累就疼痛,还不是因为想着家里的这事那事,以为小病自然会好,现在都到这份上了,改天,我跟你弟弟也想过来看看他,你先去看看她行不?

我无语,我只听着母亲说着:你们奶妈到杭州有好几天了,我也才知道的,说起来可怜,那天早上杭州到挂号,到下午化验时已是三点多了,排号排到一百多号啊,连化验结果都是第二天拿的,拿到化验单,医生第一句话就说住院吧。

“怎么不打个电话叫我挂号啊?”我真的有点急了。

“还不是怕麻烦你吗?”

我无语。

只要了奶妈的病床号,等着单位的车子回来,准备去看看奶妈。

我想,今天是母亲节,我应当买一束康乃馨吧,最好带上一个好一点的花瓶配着;还有买一些高档水果吧,奶妈平时肯定不会买的,而我也从来没想到过,今天带上,希望还来得及;再买一些营养品吧,不论如何,这几年我第一次想到她。

而我当年离家时,她却是带着礼物来送我的啊。

 

或许是许久没有见到过奶妈了,只是记得看《飘》时,对那个黑人嬷嬷的形容时,我就曾想到过奶妈:胖与黑。

省人民医院与我们单位不远,除了我中途下车买了点东西,可以说很快到了目的地。因为母亲没有告诉我病床号,所以我只有到服务台去问,正问的当儿,奶妈的爱人出现了,因为奶妈的病床就在服务台不远。

我也看到了奶妈:她已不胖,另外病房也将她养白了。

对于我的到来,对她来讲应当是意外的,但更多的是喜悦吧,毕竟出门在外,来探望的人不会太多。看着同病房的其他床位边上的礼品与鲜花,奶妈的病床边显得有点可怜了,可见到我,奶妈还是在从她的包里拿东西想让我吃。

我赶紧先拿出一个山竹,替奶妈剥开了,放在她手里。可奶妈就是不吃,非要我也吃不可。

边吃山竹,奶妈就说:“这怎么就生病了呢?”

我有点心酸,却只有安慰她:“奶妈,谁都会生病的,我这大小伙子的还有个三长两短的呢。”

奶妈的爱人也应和着:“就是就是,你放宽着心养病吧。”

这时,与我同去的司机已将花插到了花瓶里,送了进来。我将花放在了床头。应当是我弟弟的奶妈,所以我的康乃馨正好是我弟弟的年龄相同,另外又加了三支百合,看起来也还不错,我边理花,边转头对奶妈说:今天是母亲节,这花是我替我弟弟送的。

奶妈笑着:你们啊,就知道花钱,这么多东西,就这水果我连名名都不知道呢。

这是山竹,这是布林、这是车里子、这是提子,我一样样地告诉着奶妈。本来想带个水果篮或者花篮,可我觉得这样更好。而奶妈则不停地说着:都是钱,浪费的,浪费的,只要你人过来我就够高兴了,我没让他们打你电话就是怕打搅了你的呢,你母亲也真是的,估计我不在,我婆婆那边你妈妈还要再操心呢。

我嘻嘻地笑着:奶妈,你不知道,吃这些水果才不住院呢,你看我吃这些,都吃好身体了。

奶妈笑了,我知道她是发自内心的笑:一直想来看你,却想不到这样到杭州来了。

“奶妈,这个星期天,我车子来接你,我带你去公园里走走吧,我知道你信佛的,我们还可以一起去灵隐烧香,烧完香你的身体就好。”

“灵隐我真的想去,这么多年还真的没有去过呢。”奶妈边说边拉着我坐着。

或许我回家太少,或许我真想不到会跟奶妈坐下来静静地聊些什么,今天却有了我多年来第一次细看奶妈的机会:瘦了,白了,可不变的是那满眼的关切。

所有的话都不想离开我在杭州的生活,都只要我早点结婚,她说她看着我长大,也想看着我结婚,她说她当了我弟弟的奶妈,现在想抱抱我跟我弟弟的孩子……

第一次听奶妈唠叨,在病房里这么坐着,我想起了四个字“肝癌晚期”,眼泪强忍着,不敢落下。

看得出奶妈的精神不是太好,不敢在病房呆得太久,可离开时,奶妈非得看我进了电梯。

而就在电梯一合上的那一刻,我不争气的眼泪也终于夺眶而出。

 

老家有人来看望奶妈,晚上住宿成了困难,我知道了,便揽下了这一综差事,并过去医院接人。走到病房门口时,我没有作声,只看着她们在事理东西,奶妈正将我那天送他的那些水果放到一个袋子里,一边放一边对着来人说:“这些水果是黄连送来的,都是婆婆没有吃过的,明天你们带回家去,让她老人家尝尝,要告诉她,这是黄连买的……”

我想起了奶妈的婆婆,我与弟弟也一直都叫奶奶的,我每一次回家时都会到她那里坐坐,可就是今年春节回家时没有去坐一会,而我也是许久没有过去看她了。而我所记得的是我每次过去时,奶奶总会想着什么好东西来招待我,当我是个孩子似的,在我离开时在我的口袋里装满东西。

昨天,我是隔了好长时间才进病房的,因为我知道,她至今不知道自己得的是什么病,只有他爱人告诉说:你奶妈说,假如她生的是癌症,那就不要看了……

<< 平凡的感动 / 车过富阳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amlpdjsh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