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你的远走跟我有关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记忆的窗外之

你的远走跟我有关

我喜欢下雪,所以当母亲 说下雪了时,我穿衣服的速度比平时不知道快了多少倍。

床前只有我的小棉靴,我一看就着急了:“母亲,我的雨鞋呢?”

母亲一边在厨房忙着,一边应着我:“大冷天的穿雨鞋干嘛啊?”

我急得在床上直跺脚:“我要去玩雪啊。”

母亲知道我的脾气,想干的事是说不回的,便急忙忙地过来替我找鞋子,一边帮我穿一边说:“不能玩得太野了啊。”

我一边应和着母亲,可心却已飞向雪地。

 

让我不越界是不可能的,因为村口的场地上已是笑声喧闹,雪球乱飞。而我的脚步只有在离场地不远处站住,因为我是个胆怯而懦弱的孩子。

在我所受的教育中,这样的疯玩是不可以的,所以我的最大可能便是远远地看着他们,然后孤独地分享着他们的笑声,或许这已足够了似的。

正当我一个人傻笑的时候,突然背后有人将我高高地举了起来。

于是我的傻笑变成了因意外而带来的尖叫。

恶作剧的人仿佛很满足,嘻嘻地笑着,将我放下来,然后将我抱在怀里,我看到那脸了,是村里有名的二流子,这二流子的真名叫刘子,因为平素里游手好闲,所以被村民们叫作二流子,正好与名字也相近。

刘子叔叔有一双漂亮的眼睛,一看到我眼睛里总是流动着笑意。刘子叔叔总是穿着最时髦的衣服,没有一般乡下人的邋遢,而是干净而斯文。

我记得母亲说过,刘子叔叔是个读书人,因为他父亲不让他上学了,所以他记恨父母,连他父母去世时都不曾掉一滴眼泪。

然后,没能上学的刘子叔叔也不干活,永远是斯斯文文的样子,那一分悠闲是天生的一般,谁也学不得,然后就算他的样子怎么动人,还是没有姑娘嫁给他,二十七岁的刘子叔叔还是一个人。

因为刘子叔叔好看些闲书,所以与同样会看些书的父亲关系不错。我们家好象也从不排斥他因为不干活而狼籍的名声,自然家里也不会允许我跟别的孩子一样喊他二流子。

刘子叔叔抱着我,眼睛里流动着笑意:“嘿嘿,你这样跑出来,经过家里同意没有?不怕别人的雪球飞到你这么干净的衣服上?”

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一种孩子特有的孤独被刘子叔叔识破了的感觉,孩子小小的虚荣也一下子冲上脑门,我对着刘子叔叔狠狠地叫了一声:“二流子!”

我发现,刘子叔叔眼睛里的笑意突然没有了,出现了一种孩子永远无法读懂的眼神,只是让当时的我感到害怕。

刘子叔叔没有说什么,只是将我轻轻地放到了地上,然后慢慢地转向就走。

看着刘子叔叔的背影的突然明白了什么是后悔,轻轻地说:“我错了。”

天知道,假如认错,这已是我心底的呐喊了,可刘子叔叔没有听到。

我敢发誓,我这是第一次喊刘子叔叔二流子,我一直都是好好地叫他刘子叔叔的啊。

我有一种莫名的烦燥,甚而觉得无味,一个人殃殃地回了家。

以至那天母亲都看出我的心事了。

 

孩子是善于忘却的,第二天再遇到刘子叔叔时,我还是亲热地叫着刘子叔叔,本来刘子叔叔见到我也是最高兴的,这一次一样的笑着,可我却看无法看到他漂亮的眼睛里流动的东西。

一种错误重新被发掘的慌张,让孩子的我又开始了后悔。

 

我说孩子是善于忘却的,因为雪才停,家家户户便开始忙着过年了,兴奋了的我哪里还记得刘子叔叔的眼神啊。

过年了,又长一岁了,母亲说你应当更懂事了吧,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想起自己喊过刘子叔叔二流子了。

想起归想起,忘却也是极快的。

我又进入到新年的愉悦里了。

 

初七那天,我起得很早,因为母亲说好要带我上街的。

那天我刚起床,被祖父叫去洗了脸,正准备吃早饭,我赖着不肯吃,非要吃蛋糕。

刚把蛋糕拿到手上时,刘子叔叔进来了,同我家里互问了新年好后,父亲笑着问刘子叔叔:“你怎么会起这么早啊?”

刘子叔叔苦笑着:“总不能一直当二流子了,我想出去,就马上走,火车票都买好了,我在这里也没什么亲人,别人也都嫌我是二流子,就大哥大嫂不嫌我,更难得是大伯难得有看得上眼的人,对我竟然也厚爱有加,我这里说声谢谢了。”

刘子叔叔说完鞠了一个躬。而我的父母已呆在那里了,不过还是祖父对母亲说了一句:“媳妇,给刘子准备一份早饭过来,吃过饭,你们带着黄连送他上车去。”

母亲慌忙去准备早餐给刘子叔叔,刘子叔叔抱过我,在他边上坐下来,对着我笑笑,眼睛里又有了那闪动的笑意。

我突然没了食欲,仰头问刘子叔叔:“刘子叔叔,你打算去哪里啊。”

刘子叔叔笑笑:“很远很远的地方,你以后要好好读书啊。”

我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祖父着着刘子叔叔:“出去走走也好,只是要混个人样再回来啊。”

刘子叔叔一脸严肃:“大伯,你放心吧,刘子也三十来岁的人了,会知道好歹了。”

那早餐吃得很沉默。

 

在送刘子叔叔走的时候,祖父很意外地送到了村口。

一路上,父亲没说什么,只有母亲叮嘱着刘子叔叔。

直到上了火车。

火车要开的时候,刘子叔叔却转过了头去,母亲却红了眼睛。

直到火车开走,刘子叔叔都没有回头。

 

我是送刘子叔叔离开。

可我再没见过刘子叔叔,听母亲说他回来过几回,也问起过了,也要过我的电话,可我终于没有与刘子叔叔联系过。

但有一点,刘子叔叔现在过得很好。

长大后的我也明白了,有时无心的伤害是最可怕的。

 

              2005129日夜

               于新安江

<< 长篇连载——梅冷如雪 / 平凡的感动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amlpdjsh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