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长篇连载——梅冷如雪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引子

母亲说梅姨来了时,用头左探右顾,深怕别人听到这个消息以的,可她眼里的兴奋,已无法顾及我一脸的惊愕。

虽然母亲并没有发现旁人,可她还是拉着我走向楼上走去,直到她确信不可能有人会听到我们母子说话了,母亲才松了口气,重重坐到沙发上,叹了口气,向我使了个眼神,意思是让我在她边上边坐下来。

我先替母亲倒了杯水,然后在母亲身边坐了下来,毕竟“梅姨”这两个字给我的意外绝对不会亚于母亲的兴奋:“妈,你说梅姨她怎么了?”

母亲捧着我倒给她的水,倦倦地靠在沙发上,懒洋洋的样子,我不知道母亲是什么时候养成这一付贵妇人的神态的,可她竟然那么自然,好象她从来就是一个贵妇人似的,所以平静下来的她说话的语调也让我觉得不自在:“你说怪不怪,我前几天还想到你梅姨呢,这昨天我出村口时就被人请到市里见到你梅姨了。”

梅姨,假如这个消息放到村里,我不知道会是什么效果呢。想到这个女人在我眼前出现的第一天直至她消失,一直都这小小的村子不少的兴奋,那种兴奋至今还是人们回味的话题。

不知怎么的,我有点害怕起来,我害怕星子知道这个消息会怎样,我害怕根叔的家人知道这个消息会怎样,这样的担心自然也想到梅姨了,梅姨是不是又有劫了呢?

母亲是个极细腻的女人,可今天的她竟然没有顾及我的神情:“我没想到她还会回来啊,这女人,这么多年了,也够紧的,都不给我们一个消息。”

母亲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一把抓在我的膝盖上:“黄连,你说怎么办啊,星子这几年可是当她母亲去世了的,这一次回来她就是跟我说想见星子,想带星子走,你说这事情怎么办啊?”母亲说完以后就呆呆地望着我,希望从我能拿个注意出来。

星子?我担心的也是星子啊,从襁褓时就不见了母亲,现在这个十八岁的小伙子突然又有了个母亲,这如何说呢?毕竟还是他孩子啊!

<< 看 戏 / 你的远走跟我有关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amlpdjsh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